因為患抑鬱症悲觀厭世,他多次想到自殺,但一直沒膽量付諸行動。昨日凌晨,他為練膽將一旅館女服務員捅傷致死。就在警方調查此案時,該男子撥打了報警電話,稱自己傷人後喝了農藥,隨後被警方抓獲歸案。
  凌晨1:49 旅館女服務員被捅倒地
  “快來人啊!救命啊!”昨天凌晨,合肥市新亞汽車站附近的一家快捷旅館內,女子阿惠(化名)抱著倒在血泊中的堂妹阿蘭(化名),聲嘶力竭地呼救。慌亂中,阿惠拿起電話報警:“有人被捅傷了,快不行了,你們快來……”
  阿惠在報警時異常緊張,說話有些語無倫次。合肥市公安局110指揮中心值班民警陳勝從她的描述中,判斷出事態的危急。
  “我在安撫報警人情緒的同時,確定了事發地點和嫌疑人剛剛逃離等信息。”昨晚,陳勝向記者介紹說,他立即聯繫120急救車前往現場,並指令事發周邊區域多部巡控車奔赴事發現場處置,同時加強對沿途可疑人員的搜索。
  很快,先期趕到現場勘查的民警將旅館攝像頭拍攝到的嫌疑人影像傳回指揮中心,陳勝迅速將案情及嫌疑人體貌特征通報全市範圍內的網格化巡控警力,要求立即展開搜索。
   凌晨2:13 男子報警自稱喝了農藥
  就在阿蘭被送往醫院搶救,警方對該起案件進行調查時,110指揮中心的報警電話又響了起來。
  “有個男的報警說:‘我捅人了,我現在已經喝過農藥了,我不想活了,等你們來給我收屍吧……’”陳勝說,接到這個電話的是他的同事,話筒里還不時傳來嘔吐聲。陳勝當即感覺到報警男子很可能與之前的傷人案有關。
  “你怎麼稱呼?你現在在哪裡?為什麼要自殺?”陳勝鎮定問話,但男子一直沒有回答,話筒里斷斷續續傳來嘔吐聲。在將近半個小時的通話中,男子只說出了自己的姓名,沒有提供自己的位置。
  凌晨2:41 特警換白大褂尋找嫌犯
  這時,另一名值班民警黃傑繼續與該男子周旋。而陳勝根據報警電話和姓名,初步確定了男子的身份:“你家在淮南,為什麼要來合肥自殺?”
  “你知道我是淮南的……”男子很詫異,逐漸道出喝藥的“緣由”:“我生病十幾年了,一直在吃藥,和老婆也離婚了,覺得做人很失敗,一直想自殺,但我沒有勇氣自殺,怕父母、孩子看到我的屍體傷心。”
  “即使你在合肥自殺了,你的父母也會來合肥,他們看到你的屍體會更傷心的。”陳勝耐心地勸說道:“你要是死了,你對得起你的父母親嗎?你的孩子怎麼辦?他們以後還怎麼活?”
  功夫不負有心人,報警男子終於答應接受救治,但要求警方派救護車送他去醫院,“我身上有刀,你們警察不要過來!”
  為防止男子傷害醫務人員,陳勝立即指令三名特警換上白大褂,隨醫護人員前往現場。與此同時,一輛越野車緊隨救護車,隨時準備應急處置。
  凌晨3:00 落網男子身上搜出利刃
  根據男子提供的地址,救護車很快趕到長江西路與青陽路交口,但沒有發現報警男子。車上救護人員只好撥通報警男子電話,要求其說明具體位置,男子說他在樊窪路種子一條街,救護車當即向樊窪路駛去。
  與此同時,陳勝指令6部巡控車沿長江西路周邊加強搜索。凌晨3時許,民警在潛山路與淠河路交口附近,發現一名男子與通報嫌疑人體貌特征相似,並有撥打電話的舉動。民警立即對其盤查,發現他身上有散髮農藥味的嘔吐物,並從其身上搜出一把利刃,於是將其控制並送往醫院,發現已無中毒癥狀。
   嫌犯交代
  不敢自殺捅人練膽
  經調查,該男子名叫陳志磊,今年31歲,淮南市鳳台縣人,正是此前旅館殺人案的嫌疑人。
  面對民警訊問,陳志磊交代了殺人動機。他說,他患有抑鬱症,多次治療無效,逐漸產生悲觀厭世情緒,想自殺卻沒有膽量。
  一周前,他來到合肥伺機自殺。昨天凌晨,他與朋友喝完酒後,從路邊攤買了一把刀,然後漫無目的地閑逛。在酒精作用下,他萌生先傷人練膽再自殺的想法。他不知不覺走到新亞汽車站附近,看見一家旅店門口貼有租房廣告,便進去詢問租房。
  值班女服務員阿蘭告訴他,出租房還沒整理好。他又要求開房住宿,但就在阿蘭幫其辦理入住登記時,他突然掏出隨身攜帶的利刃,向毫無防備的阿蘭刺去,導致阿蘭經搶救無效身亡。
  目前,陳志磊已被合肥市瑤海公安分局刑拘。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合公新 記者 胡廣)  (原標題:抑鬱男不敢自殺,刀捅女服務員練膽)
創作者介紹

母親節

xv98xvkab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