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南京5月8日電 (記者 申冉)“我是這個龜,就得馱這個碑”8日,南京城管的一位大隊長給記者說起這句在他們這行耳熟能詳的話,來形容這份工作的艱難和堅持。據統計:從今年4月至今兩個多月以來,該市已經連續出現二十多起“城管執法被打”的新聞,就在兩天前,一名該市違建戶主半裸持刀與拆違城管對峙幾小時,更登上國內各大新聞媒體的頭條。
  從“城管暴力執法”到“城管遭遇暴力抗法”,城管,這個在中國城市行政管理中的特殊角色,正在被“擠壓”到社會底層矛盾的“最前線”,時而是“加害者”時而又是“被害者”。就此,記者採訪了一線城管隊員和內部人士,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解讀城管這一“高危職業”。
  據記者統計,南京市自今年四月開始“大幹一百天”城市環境整治行動以來,短短兩個月時間內,先後有二十多起城管被打得惡性事件發生:3月24日,協管員在處理水果店占道經營時,被店主打傷眼膜,傷口縫了20多針;4月27日,城管對洗車店占道經營進行查處,店主帶了8名職工持棍棒闖入該城管中隊內,見著城管隊員就拳打腳踢;4月24日,一名城管在處理某小區內的地鎖時,被地鎖主人打至右臂骨折……
  5月5日,為了防止城管拆掉自己家的違建陽光房,一名半裸男子揮舞刀刃在三層樓高的屋頂上與城管隊員對峙數個小時……
  “當時一點沒想到上到屋頂上的危險,只是想著一定要把戶主勸下來,太危險了,生命只有一次,比房子什麼的都珍貴是不是?”5日與這名男子對峙的城管中隊長葉大在事後的採訪中回溯了自己爬上屋頂勸解對方的心情,直到從屋頂上下來以後,他才想到自己當時的處境,有點後怕。
  對於目前的這種現狀,在記者的採訪中很多一線的城管隊員都有些迷茫,城管執法現在已經受到了極為嚴格的管理;然而當城管暴力執法被嚴懲的同時,城管遭遇“暴力抗法”該怎麼辦?文明執法是不是只能“被打”或者“逃跑”?
  “做了十幾年城管,被罵、被打這樣的事太平常了,已經習慣了,也覺得辛苦委屈。但違規違法的行為必須要去管理查處,壓在城管身上的工作必須要去執行。”正如很多一線老城管隊員一樣,葉大也對這份工作“我是這個龜,就得馱這個碑”的想法。
  但城管成為社會矛盾的“泄憤口”是否只能成為無奈的現實?該如何解決“城管來了”像“狼來了”一樣的尷尬執法局面?城管形象的“敗壞”在為誰買單?
  一位內部人士在採訪中這樣告訴記者:“很多人都認為‘城管是個筐,什麼都往裡裝’,從其成立以來,城管的工作就是直面社會公眾,接過了許多社會問題的‘燙手山芋’。政府過度使用城管的行政執法權力、無依據的要求所有城市公共區域問題都由城管來‘背書’,讓城管用最低的執行成本、最簡單的方式乾著職能部門和執法部門不願乾的粗活臟活累活,即游離於法律的邊緣,也成為各個部門的替罪羊。這些恰恰成為城管變成老百姓最抵觸和最反感的職業原因所在。”
  “釐清城管職責、統一細化城管立法,讓城管的每次強制執行都有法可依、循法而行;建立警方、檢法機關與城管聯動執法的威懾力,讓違規違法行為真正得到遏制,同時也保證了城管工作中的生命安全。”這位內部人士表示,“當然最根本的解決辦法,還是應由政府來真正徹底解決底層人群的生存環境,避免城市管理和小攤小販之間的衝突加劇。”(完)  (原標題:南京連發城管被打事件 城管成政府執法“犧牲品”)
創作者介紹

母親節

xv98xvkab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